Sprint联姻谷歌壮士断腕可喜还是可悲

2019-11-05 16:20 电商

Sprint联姻谷歌:壮士断腕可喜还是可悲

Sprint与谷歌的合作,树立了一个典范,其中的意义并不在于电信运营商是否“断腕”,而在于是否与互联企业合作起来,寻找彼此的利益契合点。

本刊 豆瑞星

去年年底,工信部一则“严打非法互联协议”的通告让国内1800万的络用户非常揪心。因为“按工信部界定,除了电信、联通两大运营商在全国4个城市的试点外,市面上现存所有互联全是非法的”,通讯行业资深专家阚凯力表示,这就意味着国内使用Skype等互联协议(VoIP)的用户将不能再享受其带来的巨大优惠。

据报道,用Skype络打国内长途的单价为0.11元/分钟,打往欧美(固话)的单价为0.19元/分钟,这比用或固话拨打国际长途至少便宜一半。而且,用户可直接从Skype拨打到全球任何一部普通座机或者,而费用只有普通IP的1/10。

究其原因,阚凯力认为:“国内有关部门一直对这种基于互联的新型技术进行限制甚至封杀,是为了保护国有电信企业的利益”。互联协议对电信运营商传统的语音业务造成了巨大冲击,电信运营商一直“欲除之而后快”。此次严打是电信运营商与互联企业之间的又一次冲突,而且再一次波及到广大用户。

相比之下,国外的用户就幸福得多。今年3月下旬,美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Sprint宣布将其语音业务与谷歌的VoIP业务GoogleVoice进行整合,这意味着电信运营商摒弃了封杀互联协议的传统做法,而是顺势而为,开始与互联企业合作。而这其中凸显的趋势又让广大的国内用户非常期待,什么时候国内的电信运营商也能如此开放?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同是电信运营商,中国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对互联协议持抵制态度,而美国的Sprint却主动合作,背后的态度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究其原因,还是双方根据自身的利益而进行的不同竞争策略,用户在其中并不是直接的决定因素。

美国Sprint与谷歌合作也是有得有失。根据双方的合作约定,Sprint用户可以把自己的Sprint号码设置为GoogleVoice号码,并可以通过GoogleVoice将这个号码同时关联到其他上。用户通过Sprint拨打国际长途时也会自动转接到价格更加低廉的GoogleVoice上。此外,GoogleVoice将替代Sprint原有的语音信箱,用户在Sprint语音信箱的留言将被转录到上,并通过电子邮件或者短信发送。Sprint用户还可以享受GoogleVoice的所有功能,包括根据呼入方身份设置个性化语音信箱、录音、设置黑名单等。这样Sprint原来的语音业务固然受到强烈的冲击,但好处则在于收获更多的用户。

用户是切实的利益受惠者,因为相对于电信运营商的语音资费,GoogleVoice的收费非常低廉,以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国际长途为例,通过GoogleVoice拨打国际长途每分钟低至0.02美元,而通过电信运营商则需要约0.73美元,差距之悬殊令人惊讶。

Sprint正是看中了互联协议对用户的吸引力,才不惜“壮士断腕”,冒着自己的语音业务被冲击,甚至被摧毁的危险性与谷歌结盟。显然,Sprint认为相对于语音业务收入这一短期利益,用户规模才是决定Sprint未来发展的根本因素。

Sprint面临的严峻竞争环境是其作出这一抉择的另一原因。在美国原来的四大电信运营商之中,Sprint排名第三,前两位分别是Verizon、ATT,今年3月ATT宣布将斥资390亿美元收购德国电信旗下的T-Mobile USA(以下简称“T-Mobile”)、也就是美国的第四大电信运营商,这使得本来就处于弱势地位的Sprint更加弱势。

而Sprint恶劣的财务状况更增加了其“破釜沉舟”的决心。从2007年起,Sprint的用户数持续环比下降,2010年第二季度起环比虽有所增长,但同比仍下降。同时营收、市场份额以及ARPU(用户平均消费值)也呈下滑趋势,用户流失率更是另外两大运营商Verizon、ATT的2.15倍。为了扭转颓势,Sprint从2008年起实施三大反攻策略,即大力发展预付费用户、率先引入4G、话务批发/MVNO,可是除了预付费用户数在2010年第二季度之后增长能够弥补后付费用户的流失之外,其余均未有明显起色。2010年,Sprint净亏损高达35亿美元,财务已经走向崩溃边缘。“如果我们不能吸引并留住移动用户,我们的财务状况将会被破坏。之后,我们将可能面临一系列问题,如需要处理其他企业发来的收购意向书、被第三方资本控制等。”Sprint在2010年年报中写下了这样的风险提示。

美国的自由市场竞争规则使得Sprint选择了维护用户的利益,甚至为此不惜“壮士断腕”。相比之下,国内的电信行业简直是铁板一块,在打击VoIP上空前一致,甚至借用政府之力,出台政策,对VoIP实施行政管制。手段之强硬,令国外的同行汗颜。

不过Sprint的做法并不是电信运营商的普遍做法,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美国的强势运营商ATT和Verizon至今仍未对VoIP厂商做出妥协。选择与VoIP运营商合作的多是弱势电信运营商,例如和黄3就选择与Skype合作以争取更多的用户份额。

不过随着VoIP的发展日益完善,在资费优势不变的情况下,通话质量不断提高,用户肯定会一边倒,电信运营商不论多么强势,忽视用户需求必然不利于长远的发展。所以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也采取两面手法,一方面通过政策禁止其他“非法”互联协议的使用,另一方面也在地方试点开展“合法”的VoIP服务,以根据形势的变化调整策略。

这样改革的主动性就完全倒向了电信运营商,因为没有竞争对手的压力,电信运营商完全可以自主行事,而不必太多在意用户的需求。就像Sprint那样,如果Sprint在美国一家独大,它也不会选择“自杀式革命”。只有在市场竞争中,用户才会是真正的赢家。

生死冤家?

工信部“严打非法互联协议”,其实只揭开了电信运营商与互联企业之争的冰山一角,在VoIP业务上,依靠政府之力,电信运营商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而在其他领域

Sprint联姻谷歌壮士断腕可喜还是可悲

,电信运营商基本上都处于守势,即使在通信这一电信运营商的“老本行”,互联企业都是攻城略地,让电信运营商措手不及。

2011年年初,腾讯发布了基于iPhone4、iPhone3GS、iPod touch等苹果设备的软件,使用该软件发送短信,不按短信计费,按GPRS流量计费,1M流量1块钱,可以发几千条文字消息,几近免费。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款软件剑指飞信。管中窥豹,可见马化腾面对强大的中国移动,仍然有强大的谈判权,不愿做出妥协。

电信运营商介入到的各种数据业务,如电子商务、游戏、应用商店、邮箱等领域,也面临着互联企业的竞争。以应用商店为例,互联企业谷歌依靠开源的安卓操作系统聚合了大量的第三方应用开发者,目前Android Market内的应用数量远超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应用商店,而且近日软件商店分析公司Distimo在其发布的最新报告中预测,今年7月底Android市场取代苹果AppStore,成为软件数最多的商店。

面对互联企业的竞争,电信运营商应当如何定位?中国移动新任总裁李跃上台之后,开展“大象瘦身”计划,开始对各种增值业务进行梳理,显示出电信运营商对自身境遇的反思。

而Sprint与谷歌的合作,树立了一个典范,其中的意义并不在于电信运营商是否“断腕”,而在于是否与互联企业合作起来,寻找彼此的利益契合点,而不是过多的强调竞争。毕竟互联企业在多年的市场化运作中形成了一套非常灵活的适应市场需求的运作方式,而这一点正是电信运营商所缺乏的。